法律信息网 -> 法制时事 -> 正文
 — 新闻焦点 ———————
·薄熙来不服一审判决上诉 山...
·审计署公布刘志军案等15起...
·北京警察做钉子户3年:警察...
·北京摔婴案主犯七大上诉理由...
·2000年以来省部级高官贪...
·住建部回应北京公交卡未全国...
·光大“乌龙”诉讼案搁浅 法...
·环保部拟推企业环境信用评级
 — 本周法制时事热点 ———
·88岁老汉与情妇之女偷欢被...
·少女吃夜宵被下春药遭强暴昏...
·12岁女孩怀孕7月产下死婴...
·男子因妻子拒绝同房强奸12...
·农家女被轮奸不满法院判决 ...
·女大学生被奸杀续:凶手自称...
·女子裸死异性家卫生间 疑点...
·16岁少女指使他人轮奸情敌...
 
 — 新法速递 ———————
·重庆市电梯安全管理办法
·湖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
·无锡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做...
·上海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强城市...
·进出境中药材检疫监督管理办...
·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
·新旧财政总预算会计制度有关...
·财政部关于进一步规范和加强...
 
 — 最新论文 ———————
·
·
·
·
·
·
·
·
·
·
 
400盒咳嗽药失踪牵出特大跨国毒品案
      来源:检察日报  汪宇堂 杨亚丽 全慧娟   2013年10月10日 11时03分 
   [ 相关资料 ]  主题分类: 刑法刑诉 
 
 药物“失踪”,真相令人震惊

  2013年4月21日,河南省南阳市食药监督局在对某医药公司进行例行检查时,发现400件“消咳宁”购买后未入库便去向不明。

  “消咳宁”片,是用于治疗感冒咳嗽的药品,还能提炼麻黄素制成毒品。国家对“消咳宁”等含麻黄碱成分药品的购销,甚至病人用药数量都有严格的规定和监控。经测算,400件价值144万元的“消咳宁”片可提炼麻黄碱约145公斤、毒品108.75公斤,卖到“黑市”上价值超过1亿元。警方初查显示,该公司具有合法经营特殊药品资质,然而在该公司总经理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购买这批“消咳宁”的公司业务员张君却说不出药品流向。

  据专家介绍,这批“消咳宁”相当于一个省的全年总消费用量的1/5,数量大得惊人,极有可能流入非法制毒渠道。4月23日,南阳市食药监督局迅速将情况向南阳市谢庄公安分局报案。南阳市谢庄公安分局邀请市卧龙区检察院介入侦查。

  为了不“打草惊蛇”,办案人员在外围密切关注着张君的一举一动。2012年5月的一天,张君又与吉林通化一家医药生产公司签订了合同,购买价值123万元的“复方茶碱麻黄碱”片,并将货款打入对方公司账户。这时,通化方面发现张君使用的委托书是伪造的,对方中止了发货。

  “张君及其幕后人和通化方面应不会轻易放弃此次交易,所以我们必须严密监控资金走向,等待案件出现转机”,技侦干警乔明军分析道。

  7月5日,趁张君去通化出差之机,办案人员在张君办公室的抽屉里发现一张入库清单,经技术鉴定这是一张伪造的“入库清单”。大量证据证明张君有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的重大嫌疑,张君被逮捕。那么,张君购买数量如此巨大的含麻药品,会被转移到什么地方?是否能由此找到制毒贩毒“上家”呢?张君说他只认识一个叫上官青的人,这人现在正在南阳,其他一概不知。

  边境“诊所”,难掩贪婪和罪恶

  上官青是福建省长汀县人,医学本科,精通药理知识,他本人除了担任中缅边境的云南省丽江市宜家医院院长等职务外,还雇了一名医生,安排其情人田梅收款,在勐海县开了诊所。

  根据张君提供的线索,办案人员迅速赶赴南阳某宾馆,可服务员说半个小时前此人已经退房,去向不明。办案人员随后发现上官青已飞往昆明。

  原来,张君被捕,上官青等人很快知道了消息。7月12日,办案人员连夜乘飞机赶到云南,然而上官青已经离开家并关闭手机,逃之夭夭了。办案人员在云南警方的配合下,决定原地蹲守。到了第9天,上官青在给别人打电话时,技侦干警抓住这一战机,闪电出击,一举将上官青、仲健明、仲文郑三人抓获。上官青到案后供出了自己的“上线”——上官凌云。

  经侦查得知,上官凌云于1997在南京疾病控制中心进修后,从福建长汀县到云南勐海县南伞镇闯荡,开了一家“边塞诊所”。

  缅甸东部第四特区政法部颁布《博彩业试行管理办法》,批准经营百家乐、牌九、麻将等博彩项目,使得云南10多个边境乡镇,再度笼罩在境外赌博“阴霾”里。

  到了南伞镇后,个头只有1.6米的上官凌云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生意逐渐红火起来。他为寻求“一夜暴富”之捷径,一边依托诊所给人看病,一边跑到缅甸迈扎央赌场参赌。对边境地区熟悉之后,他发现云南边境线长、丛林茂密、便于隐蔽接近、巡防点位少、管控难度大,真是走私毒品的天然屏障。

  当时,上官凌云苦于自己资金少、没货源,便多次与福建老表仲木长商量,仲木长答应为他提供资金。2012年4月,他又通过老乡黄忠发认识了内蒙古赤峰市一家制药公司业务员陈飞。上官凌云提出利用陈飞所在制药公司的合法资质销售“消咳宁”,由该公司提供货源400件,并完善卖方的相关手续。上官凌云给陈每瓶药提1块钱的好处费,并给陈2万元活动资金。

  找到有资质的“货源”,还得有足够的“资金”。上官凌云又找到了丽江市宜家医院“一把手”上官青,以每瓶给上官青5.6元的好处费,让上官青为其寻找有资质的医药公司并完善相关购买手续。为了抓住这棵“摇钱树”,上官凌云不惜血本,先后贿赂上官青40余万元。

  东奔西逃,难逃“猎人”眼睛

  2012年8月初,上官凌云听到“风声”后,悄悄出境来到缅甸克钦邦迈扎央经济开发区。迈扎央,是缅甸克钦邦的一个经济开发区,由当地的武装力量克钦人控制。2013年年初,双方签订停火协定后,成为缅甸西部第二经济特区。

  8月4日,在云南陇川县公安局的配合下,办案人员来到克钦邦迈扎央经济开发区,逐个赌场排查,最终将上官凌云抓获,并将其押送回国。8月12日,刚刚返回南阳的办案人员又将上海驻河南某制药厂销售经理曹忠抓获。据了解,曹忠利用湖北、江西、郑州、驻马店等地多家公司资质,先后为上官青购买超过300余万元的“麻黄碱苯海拉明”。

  “涉毒分子往往智商都比较高,他们熟悉警方侦查手段,要想抓住他们,想身上不掉上几斤肉都难!”办案人员聂荣平坦言,仲木长迟迟没有落网,这个对手太狡诈了。

  在福建省长汀县,干警查到叫仲木长的人有19个,然而经仔细了解,却发现他们每一个都不是办案人员想找的那个“仲木长”。经过反复比对、核实,办案人员最终查到仲木长的真实姓名叫“钟常剑”,此人反侦查意识强,他用过的手机卡、银行卡就有一二十个,且“收支两条线”,即买货付钱时用一张银行卡,卖完货收钱换另外一张卡。

  钟常剑有4条“下线”销售渠道,均为单线联系,且有严格的等级限制。平时他行动隐蔽,几次给干警放了“鸽子”。办案人员在长汀呆了半个月,才将其捕获。截至9月底,饶凉、李明宏等21名涉毒人员全部落网(嫌疑人吕峰、江斌斌等3人在逃,涂煊炳贩毒途中死亡)

  为什么严厉打击之下,不法分子仍铤而走险?南阳市卧龙区检察院检察官赵新强说,主要是因为利润高、诱惑力大、隐蔽性强、处罚较轻(按此案涉及含麻黄碱的数量,最高能判10年有期徒刑),加之市场管理混乱、药监监管乏力,使张君等人以合法形式买卖制毒物品的行为更加猖狂。

  随着侦查工作的深入,另外三起连环套购麻黄碱类复方制剂的“案中大案”逐渐浮出水面。

  高额回报,实施多起涉毒犯罪

  据南阳市卧龙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娄全田介绍,整个案件涉及犯罪嫌疑人25人,上官青、上官凌云是主要人物,他们通过6个人解决了资金问题和买药的资质问题,按照这个犯罪团伙的计划,他们编织了一张非法买卖制毒物品大网。

  2012年4月中旬,上官凌云来到赤峰市一家制药公司找到陈飞。陈飞指使萨风找到业务员杨德志与上官凌云签订“卖方合同”,上官凌云拿到合同后,派上官青到南阳将合同交给张君签订了购买合同。然后,上官凌云再将这份购买合同邮寄给赤峰方面的业务员小杨。

  而在福建长汀县南山镇等候的仲木长,接到上官青的通知后,分别将吕峰等4人筹集的290万元,通过银行一并打入上官青的银行账户,上官青将144万元货款取出,存入南阳市一家医药公司的账户,由张君以该公司的名义将货款汇入赤峰方面制药公司的账户。

  资金到账后,陈飞指派业务员小杨按照南阳方面“购买合同”办理审批手续。5月初,小杨租了一辆卡车将400件“消咳宁”送到鸿德物流公司后,用蛇皮袋子打包封实,以“保健品”的形式分批发往南阳。

  等“消咳宁”到站后,小杨再携带3份购销合同、药品出库回执单、17张增值税发票,一路狂奔,从赤峰赶到南阳将这批“货”从物流公司领走交给张君。张君伪造入库回执单据等手续,未按照规定储存入库,而将这批“货”截留自己的办公室。上官青闻讯后,指示吕峰等人到南阳将这批“货”运到福建省三明市等地,卖入非法制毒渠道。

  2012年3月中旬,为了获得更大利益,由上官青运作,饶凉、曹忠、张君等人参与密谋后,再次套用南阳市某医药公司和江西一家药业公司的资质,故技重演,非法买卖大批“西替伪麻缓释片”。3月16日,上官青指使饶凉将货发往昆明。饶凉再安排万克向外发出502件“西替伪麻缓释片”后,到南阳与上官青、张君接头,完善了相关手续。这批货通过物流分四次到达昆明后,上官青派田梅等人取货后转移到诊所里。

  6月份,上官青雇了3名民工将502件“西替伪麻缓释片”的外包装去除,仅留药物内包装之后,分装到原药品纸箱内,由卢道达驾驶面包车将药品送到中缅边境勐海县打洛镇。6月9日晚,在距中缅边境10米左右的打洛镇芒邦村一便道处,上官青将药物转交给一个叫“阿龙”的人。“阿龙”将42万元的好处费交给上官青,将该批药物装上一辆加长吉普车运到国外。

  侦查发现,2012年5月初,上官青伙同仲健明、仲文郑,由仲健明、仲文郑出资300万元、上官青出资100万元,非法买卖含麻药品“复方茶碱麻黄碱”,计划运往国外。他们利用张君的某医药公司资质,伪造委托书与吉林通化一家医药生产公司业务员栗龙签订了“复方茶碱麻黄碱”购销合同。后这家医药生产公司按照程序上报备案过程中发现委托书是编造的。于是,出现上文中“张君露了马脚”后被捕的那一幕。

  2012年5月上旬,上官凌云通过钟常剑等4个“中间人”介绍,由廖新明出资,从通辽市某制药厂非法购进8.2万瓶“消咳宁”片。后该批药流入瑞金一制毒团伙的手里,并在无名山区“窝点”加工、提炼毒品。在专案组配合下,瑞金警方一举将该制毒“窝点”摧毁。至此,全案告破。

  案后点评

  近年来,由于利润高、诱惑力大、隐蔽性强、监管乏力,使一些涉毒制毒犯罪出现了新特点,从人们常见的许多感冒类、止咳类含麻药品里提炼麻黄碱、制成毒品,就成为涉毒贩毒的一种新手段,导致买卖制毒药物犯罪呈上升态势。本案中400件“消咳宁”可提炼麻黄碱145公斤,这些麻黄碱加工成毒品,价值超过1亿元,这就是不法分子铤而走险的根本原因———既有高额利润回报的诱惑,隐蔽性又强,能够轻易以合法形式掩盖买卖制毒物品的不法行为。

  本案涉及人数之多、范围之广是近年来少有的。如何从根本上遏制组织涉毒物品犯罪?如何打击药品企业将药品销售给没有合法资格资质者等违法行为?希望通过此文能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和重视。

 匿名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换张图
             
 
  [ 相关新闻 ]
·在这里感受立法脉动——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条文说明、立法理...
·秦汉刑罚之得与失
·丹心写鸿篇赤忱作巨著——评孙长永教授主编的《中国刑事诉讼法制...
·类型化思维,一种基本的刑法方法论
·研究刑事执行制度改革问题的上乘之作
·“光圈定律”助推刑事裁判文书说理——品读《刑法学习定律》有感
·真知浩繁化为简良工妙裁析疑难——读《世说刑语》有感
·实质出罪承负更重的说理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