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信息网 -> 案例与法理 -> 正文
 — 新闻焦点 ———————
·薄熙来不服一审判决上诉 山...
·审计署公布刘志军案等15起...
·北京警察做钉子户3年:警察...
·北京摔婴案主犯七大上诉理由...
·2000年以来省部级高官贪...
·住建部回应北京公交卡未全国...
·光大“乌龙”诉讼案搁浅 法...
·环保部拟推企业环境信用评级
 — 本周案例与法理热点 ———
·从一起喝酒致人死亡案件论“...
·论财产保全异议的审查与申请...
·管窥“六合彩”刑事案件的法...
·质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我国申...
·驾驶机动车在厂区内肇事致人...
·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诉讼...
·买卖合同质量异议期和试用买...
·一个行政法案例
 
 — 新法速递 ———————
·重庆市电梯安全管理办法
·湖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
·无锡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做...
·上海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强城市...
·进出境中药材检疫监督管理办...
·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
·新旧财政总预算会计制度有关...
·财政部关于进一步规范和加强...
 
 — 最新论文 ———————
·
·
·
·
·
·
·
·
·
·
 
法律规定发生变化导致案件在审理中超过追诉时效应裁定中止审理
      来源:中国法院网  袁 冰 王 硕   2018年11月08日 16时40分 
   [ 相关资料 ]
 “追诉时效”相关资料:新闻动态 法规文件 典型案件 论文文献
 “裁定中止民法民诉”相关资料:新闻动态 法规文件 典型案件 论文文献
 
【裁判要旨】

  追诉时没有超过追诉时效,但审理过程中因贪污贿赂司法解释实施,案件量刑标准发生变化,导致评判时超过追诉时效的,应裁定中止审理。

【案情】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金相灿在担任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水环境研究所(以下简称“环科院”、“水所”)所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隐瞒了其于2004年8月将以该所名义承接的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环保局“云南洱海湖滨带(东区)生态修复建设工程初步设计”和“洱海湖滨带(西区)群落配置与生态稳定性设计”两个项目交由其妻子全额出资的北京锡兰石环境工程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锡兰石公司”)实施的事实,将本应上交给环科院的管理费人民币8.25万元予以侵吞。被告人金相灿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财物,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应当以贪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金相灿及其辩护人辩称:涉案项目不是环科院或水所的项目;即使是环科院项目也不存在缴纳管理费的问题;即便应当交纳管理费,被告人仅仅是对有关管理费的规定理解有误,并无侵吞管理费的主观故意,在司法机关介入前,超额弥补了相关费用,客观上也没有造成损失。综上,被告人金相灿无罪。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金相灿在担任环科院水所所长期间,于2004年8月14日、8月30日违反单位规定,以该所名义先后同大理环保局签订技术服务合同,承接了洱海东西区生态修复工程设计两个项目(合同金额共计人民币165万元)。上述两个项目设计均由金相灿交由其妻全额出资设立的锡兰石公司具体实施。大理州环保局先后支付给锡兰石公司合同款共计人民币162万元。被告人金相灿未将本应上交给环科院的管理费人民币8.25万元上交。2013年环科院向金相灿了解此事并让其上交相应的管理费后,金相灿主动向环科院上交了相关费用。2013年8月15日检察机关对金相灿立案侦查,金相灿在单位陪同下归案。

【裁判】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5月24日作出(2014)朝刑初字第2554号刑事判决,被告人金相灿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宣判后,金相灿提出上诉,其主要上诉理由为:同一审辩解意见;本案已过追诉时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一审法院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贪污贿赂解释》)正式实施后对本案作出实体判决,超过追诉时效,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刑诉法解释》)第241条第一款第八项“犯罪已过追诉时效期限并且不是必须追诉的,应当裁定终止审理”的规定,属于适用法律错误;关于涉案项目是否属于依照环科院规定应当缴纳管理费的项目,尚未查清,还需进一步调查;二审期间,金相灿提交新证据,需进一步核实。综上,一审法院认定金相灿犯贪污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且违反刑法关于追诉时效的规定,应当发回重审。据此,于2016年6月20日作出(2016)京03刑终323号刑事裁定,发回重审。后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撤回公诉。

【评析】

  关于本案是否应当因超过追诉时效而裁定终止审理:

  1. 追诉时效问题的产生

  在法律规定没有发生变化,案件可能判处的刑罚自始至终确定时,追诉时效对于一个案件来说是一个确定的时间,一个案件一旦于追诉时效内被立案追诉,便产生了追诉的效果,不会在后续起诉和审理过程中产生超过追诉时效的可能。

  但如果审理过程中,法律规定发生变化,例如贪污贿赂司法解释实施,对贪污贿赂案件的量刑档进行了调整,已被追诉的被告人可能判处的刑罚发生变化(主要是刑期变短,变长的话不会产生追诉时效的问题,而且刑期变长属于重法,依照从旧兼从轻的原则也不会适用新法),就产生了追诉时效的问题。此时依照立案追诉时的旧法(重法),该案件可能判处刑期较长,立案时没有超过追诉时效;但审理过程中新法(轻法)实施,法院本着从旧兼从轻的原则应当适用新法,可如果适用新法该案件可能判处的刑期缩短,这样回头倒看侦查机关的立案日期,就超过了追诉时效。此时就产生了对刑诉法解释第241条第一款第八项的理解适用的问题。

  2.对刑诉法解释第241条第一款第八项关于终止审理的规定的两种不同理解

  刑诉法解释第241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犯罪已过追诉时效期限并且不是必须追诉,或者经特赦令免除刑罚的,应当裁定终止审理”。对于该条规定有两种不同的理解。一种观点认为,虽然审理之时因法律规定发生变化,适用新法导致案件超过追诉时效,但追诉时适用旧法尚没有超过追诉时效的,依然可以做出实体判决。另一种观点认为,即便追诉时依照旧法没有超过追诉时效,但审理之时适用新法超过追诉时效的案件,应当适用该条之规定,裁定中止审理。

  两种观点对于该条规定有不同理解,此时我们要从该规定的存在意义来作理解:刑诉法解释第241条是针对刑法第195条“评议、判决”作出的解释,意在解释法庭在何种情况下应当作出判决(有罪和无罪),何种情况下应当宣告不负刑事责任,何种情况下应当裁定中止审理。该条对于追诉时效的描述是“犯罪已过追诉时效期限并且不是必须追诉”,理解这句话的含义至关重要。我们可以从刑法第87条关于追诉期限的规定及相关解释规定中寻找对这句话的理解方式。

  3.违反“绝对不追诉”规定的案件会被监督撤销

  刑法第87条规定,“犯罪经过下列期限不再追诉:(一)法定最高刑为不满五年有期徒刑的,经过五年;(二)法定最高刑为五年以上不满十年有期徒刑的,经过十年;(三)法定最高刑为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经过十五年;(四)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经过二十年。如果二十年以后认为必须追诉的,须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该条规定了两种“不再追诉”的情况,一种是前三项,超过一定期限绝对不追诉;另一种是第四项,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以上的案件,由于社会危害性巨大,有些案件虽然经过了二十年,但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后依然可以追诉,即相对不追诉。需要明确的是,只有第四项是相对不追诉,而前三项属于绝对不追诉,一旦超过期限,不能报请追诉。

  对于相对不追诉,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核准追诉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追诉规定》)第3条规定,“未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不得对案件提起公诉。”由此可以看出,刑诉法解释第241条第一款第八项“犯罪已过追诉时效期限并且不是必须追诉,应当裁定终止审理”是可以适用于相对不追诉案件的,即相对不追诉的案件超过了追诉时效,侦查机关认为有必要追诉,经报请最高检核准,依然予以了立案追诉。可是法院经审理认为该案件并不是必须追诉,此时就可以适用该条解释裁定中止审理。

  那么绝对不追诉案件呢?《追诉规定》第11条规定,“最高人民检察院决定不予核准追诉,侦查机关未及时撤销案件的,同级人民检察院应当予以监督纠正。”相对不追诉案件如果未被最高检核准,侦查机关应当撤销案件,那么可以推论绝对不追诉案件根本不存在立案追诉的可能,如果侦查机关因失误而予以立案追诉了,属于工作错误,是应当监督纠正的。此类案件根本不会出现在法院审理刑事案件的视野中,属于不应当立案侦查、不应当审查起诉,不应当被法院立案的事件。

  4. 刑诉法解释第241条第一款第八项包含因适用新法而超过追诉时效的情形

  由此可见,刑诉法解释第241条第一款第八项的规定一定是针对可以或应当立案追诉的案件的,如果案件自始超过追诉时效期限又不属于可以报请追诉的情形,根本不会出现在该条规定的视野里(不排除因工作失误而被立案审理的案件,此时更应该适用该条规定)。可以或应当立案追诉的案件包括相对不追诉案件因报请最高检而继续追诉,以及本应追诉却由于客观原因导致于法庭评判时超过追诉期限的案件两种情形。那么本案讨论的情形符合该条解释蕴含的第二种情形,可以适用该条规定予以裁定中止审理。

  5.裁定中止审理亦符合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

  当法律没有相应规定,或对法律规定的理解产生分歧,或对适用哪种法律规定产生争议,或新的法律规定的实施导致新问题,适用法律无所适从时,应本着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作出裁判。本案的情形下,裁定中止审理还是可以适用新法作出实体判决确实存在争议,那么应当选择有利于被告人的处理方式,裁定中止审理。

  6. 贪污贿赂解释对本案的具体影响

  《贪污贿赂解释》对《刑法修正案(九)》规定的贪污罪的不同量刑档的标准予以了明确。本案被告人金相灿被控贪污数额8万余元,在该解释出台前,因刑修九对量刑档的数额标准未予规定,如果按照修改前的刑法,金相灿可能被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那么其追诉时效为十年。金相灿的追诉起算时间为收到最后一笔合同款之日,即2006年12月6日,而侦查机关对金相灿涉嫌贪污罪立案时间为2013年8月15日,没有超过追诉时效。但是,一审法院于2016年5月24日作出一审判决,此时《贪污贿赂解释》已于2016年4月18日正式实施,依照该解释第1条第一款规定,“贪污数额在3万元以上不满20万元,属于数额较大,依法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那么金相灿的追诉时效变成了5年,即至2011年12月5日止,按照该解释,侦查机关于2013年8月15日对金相灿立案侦查时,已经超过法定追诉时效近2年。

  一审法院在《贪污贿赂解释》于2016年4月18日实施后,虽然适用新法对被告人做了较轻的处罚,但却因此导致案件超过追诉时效,此时仍对本案作出实体判决,违反刑诉法解释应当裁定中止审理的规定。

 匿名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换张图
             
 
  [ 相关新闻 ]
·警方人事变动致案犯过了追诉时效 律师称已立案不适用
·律师分析李阳重婚案:已过追诉时效
·玩忽职守犯罪的追诉时效如何计算
·从张某玩忽职守案看已立案案件之追诉时效的理解与适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