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信息网 -> 书评 -> 正文
 — 新闻焦点 ———————
·薄熙来不服一审判决上诉 山...
·审计署公布刘志军案等15起...
·北京警察做钉子户3年:警察...
·北京摔婴案主犯七大上诉理由...
·2000年以来省部级高官贪...
·住建部回应北京公交卡未全国...
·光大“乌龙”诉讼案搁浅 法...
·环保部拟推企业环境信用评级
 — 本周书评热点 ———
·重读密尔《论自由》
·探寻英格兰良好政制的“道理...
·走向自主行政法——评《中国...
·法治的正本清源——评《社会...
·唐律“得古今之平”补辨——...
·契约、公平与社会正义──罗...
·“同途殊归”还是“殊途同归...
·权利、法律与犯罪:“属人”...
 
 — 新法速递 ———————
·重庆市电梯安全管理办法
·湖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
·无锡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做...
·上海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强城市...
·进出境中药材检疫监督管理办...
·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
·新旧财政总预算会计制度有关...
·财政部关于进一步规范和加强...
 
 — 最新论文 ———————
·
·
·
·
·
·
·
·
·
·
 
走向理性的探索——评《法律的经济解释》
      王继军   2018年11月08日 16时41分 
   [ 相关资料 ]  主题分类: 其他主题 
 “法律”相关资料:新闻动态 法规文件 典型案件 论文文献
 “经济解释”相关资料:新闻动态 法规文件 典型案件 论文文献
 
  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一门新生学科的产生和发展,使得法学领域原有的自然法学派、社会法学派和分析法学派三大主流法学派鼎立的局面逐步被打破。这门发端于制度经济学,与数学结伴而来的交叉学科一般被称为法律经济学,因其理论体系的不断发展,及其方法之独特、视角之新颖和运用价值之实际,在西方当代法理学界的地位日益提高,影响不断扩大,有学者认为其大有与三大主流法学派相抗衡,形成四强并立的格局趋势。

  20世纪80年代,法律经济学这一国际性法学思潮开始登陆中国,给中国法学界和经济学界带来了一股新鲜空气。尽管经受了时冷时热的煎熬,但用经济学的理论和方法来分析法律问题的研究方法得到了中国法学界和经济学界学者的广泛认同,也产生了一批研究成果。尤其是在波斯纳的《法律的经济分析》和罗伯特—考特和托马斯—尤伦的《法和经济学》被翻译成中文之后,国内还出现了以经济分析为专门研究方法的法学专著,如周林彬的《法律经济学论纲——中国经济法律构成和运行的经济分析》、吕忠梅、刘大洪的《经济法的法学与法经济学分析》、钱弘道的《经济分析法学》、冯玉军的《法律的成本效益分析》、刘茂林的《知识产权的经济分析》和王成的《侵权损害赔偿的经济分析》,等等。有人认为,法律经济学逐渐在中国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学术空间。

  很高兴,近来我们又看到了一本法律经济学新作——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广西师范大学法商学院陈宗波、阳芳、蒋团标等几位法学、经济学年轻学者编著的《法律的经济解释》。该书在综合考察制度经济学、微观经济学等经济学学科分支的重要理论和方法的基础上,积极吸收已有研究成果,结合中国法的创制和实施的实际,运用公共选择理论、实证经济学、经验主义和规范主义等经济学方法考察、研究法律制度的形成、结构、运程、成本、效益、效率等问题。尝试按经济学的分析方法把这些问题合乎情理地分解成诸如法律的起源和发展、法律市场、法律需求、法律生产、法律供给、法律成本、法律效益、守法、执法、司法、法律监督、法律文化传播等理论版块加以分析,使经济分析方法全方位地深入法律基本问题所涉及的几乎所有重要领域,扩展了既有的相同研究主题的研究维度,为法学研究者和实务工作者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

  该书可分为四大部分。第一部分(导论)系统探讨了法律经济学的基本沿革、基本概念和经济分析法学的基本理论和工具。第二部分(第一章、第二章)对法律资源和法律资源起源进行了系统的经济分析,这是在同类研究中第一次全景式地对法律这种特殊的社会资源作较为系统的研究。第三部分(第三至第八章)按照市场资源构成和运用原理,对法律需求、法律供给、法律市场、法律生产、法律成本和法律效益问题进行全面的分析。第四部分(第九章至第十三章)运用第三部分的相关原理和工具,结合中国法制现实对法律实施、法律制裁、守法、法律监督和法律文化传播进行了经济分析。本部分结合中国四个“五年普法教育”活动进行剖析,使法律文化传播的经济解析凸显了真实性和可操作性。全书内容丰富,体系新颖,仔细阅读,回味良多。

  迄今为止,要弄清法律经济学的内涵和外延仍然很困难。因此,该书把对这一法律经济学最基本问题的探索作为研究的第一要务。当下,可能是受波斯纳的经典名著《法律的经济分析》的示范和引领,国内法学往往以结论型研究为偏好,追求立竿见影地解决问题,尤其以提出立法建议并为权威机构采纳为荣耀,故学者们开展法律经济学的研究大多游走于法律和法学的各个具体领域,如财产法、侵权法、产品责任法、犯罪及刑法、环境保护法、金融法、税法、知识产权法,以及法理学、立法学、法律实施理论,民事、刑事、行政诉讼程序理论等等,而无暇顾及法律经济学的内涵和外延问题了。客观地说,这种研究范式对于局部问题的解决是实在而有效的,但这种实用主义范式的过分强化会不会导致法律经济学内涵和外延的模糊?对于法律经济学,人们会不会觉得它仅仅是一种分析部门法的工具?会不会觉得它没有自己理论大厦的基石?会不会觉得它没有形而上的研究对象……这些忧虑不无道理。

  事实上,作为一门交叉学科,法律经济学自诞生之日就有争议,甚至是受到攻击,围绕着法律经济学的争论曾被人们以“运动”来形容,即“法律经济学运动”。从表征上看,对法律经济学的这种“非议”是来自“波斯纳们”贯穿于整个法律经济学的“效率优先论”。“效率优先论”与传统主流观念所倡导的法律正义价值相左,所以有些人认为波斯纳宣扬的实际上就是一种没有道德的法律观。可是我们知道,尽管波斯纳“嘴硬”(波斯纳常常引用卡多佐的断言:“法律的终极目的是社会福利,而不是什么正义。”但他的鸿篇巨著无一不闪耀着“正义”的灵光!因此,从根本上看,这场“运动”不是来自法律经济学效率观对传统法律正义观的颠覆,而是来自法律经济学自身的学科体系理论的缺陷。这种缺陷,导致认识法律经济学的内涵和外延的确很困难。正是基于上述状况,陈宗波等人的《法律的经济解释》没有只简单重复前人开辟的研究路径,而是理性地拓展自己的学术空间,把厘清法律经济学的学科地位和基本概念问题作为研究的首要任务,而后才在此基础上运用经济学理论和工具全面系统地分析法律的基本问题。

  在开篇部分,作者就提出了疑问:法律的经济分析是“学科?方法?抑或理论流派”。这是个大题目,一言两语当然不能解答。作者认为,“运用经济理论对法律基本问题进行分析,至少要对法律经济学这一令人振奋的,也极具争议的学问的发展脉理进行一般性地认识。如果脱离这一学问的发展进程,孤立地、片面地套用这一新兴的学科方法,任何研究肯定不能体现这一学问本身的理论内核”。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该书导言部分用了浓重的笔墨系统探讨了法律经济学的基本理论问题和前置问题。作者从制度经济学到法律经济学这一发展进程作了大跨度的、系统的回顾、透视和展望,揭示了法律经济学产生及其嬗变的历史必然性。同时对法律经济学与相关学科的关系、法律经济学的研究对象、法律经济分析的理论基础、法律经济分析的方法和法律的经济分析的意义作尽可能全面地阐述,得出了法律经济学是一门独立的边缘学科的结论。这些全面系统的理论铺垫和分析框架,使经济分析法学有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不知道是不是一种学术上的情境?几乎所有的法律经济学论著总给人一种“难”的感觉。相形之下,这本《法律的经济解释》显然通俗易懂,这要归功于本书的学术思想。本书尝试就法律的基本问题进行经济分析。所谓“基本问题”,并非“简易问题”,因为从法律的产生到法律的实施,这个过程是漫长和复杂的。而对于这些“法律的基本问题”进行“经济分析”更是一个宽广的思维进径,它必须建立在制度经济学、微观经济学等经济学学科分支的重要理论和方法的基础上。但该书“解构式”的研究方式不仅合乎逻辑地完成了自己的宏观叙事,还使读者获得了一本读得懂的法律经济学论著。综观该书,其辩证的、历史的叙事立场,综合性、整体性、动态性和实践性的研究原则,理论建构与实证定量分析相结合的研究方法,多视角、全方位的研究理念,使“并非简易”的法律基本问题得到了合理的分解和细化。尽管这种分解、细化可能是不全面的,甚至不一定是最科学的,但它却是有效的,使读者不仅读得懂,还用得着。这是作者基于读者利益的理性。

  作者认识到,所谓法律的经济解释,就要对法律的基本问题进行经济学的诠释,这当然要忠实于经济学的思维范式,而这种思维范式可能有助于得出更合乎规律的结论。例如,本书第二章通过对法律起源的经济分析,得出国家是社会力量“非合作博弈”的结果,产生后的国家是社会力量“合作博弈”的需要。所以国家不是法律产生的前提条件,而是法律发展的推进器(因为法律在国家之前已经存在了),国家也是调和阶级矛盾的组织(传统观点认为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而调和阶级矛盾的主要工具正是法律。再如,本书第五章把法律品的供求载体描述成一个市场,在与传统市场的对比分析的基础上,分析了法律市场的形成、法律市场的特征、法律市场的主体和法律市场的结构。在分析研究当前法律市场的混沌表征后指出,不宜过于强调法律市场的层级性、多样性和竞争性,国内统一法律市场的形成才是实现法律资源效用最大化的保证,并进一步以市场经济学理论为支撑,就建立国内统一的法律市场提出了方案。这些观点和结论与当前学界的一般观点是有所不同的,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该书有一自序,叫《有限理性与理性选择》,借助自亚当·斯密开始便横亘经济学领域的“理性人”概念,抒发了一种学术探索的感想,读罢不禁使人联想良多。是的,法律经济学是丰富而复杂的理论体系和学术技术,任何探讨的外部条件只能处在“信息不对称”的有限理性状态。然而,对于建构适合中国国情的法律经济学体系这个学术目标来说,任何有益的探索都是理性的。这个工作特别需要法学者和经济学者来共同来完成,而且最好从年轻人做起。而今,已经有了这种迹象,不禁使人倍感欣慰。

  【本文原载于《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2005—6期】

 匿名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换张图
             
 
  [ 相关新闻 ]
·法律规定发生变化导致案件在审理中超过追诉时效应裁定中止审理
·长春市司法局法律服务团走进新区北湖科技园
·法哲学研究的新探——《马克思主义法哲学引论》评介
·建构“中国法律理想图景”的知识论基础——读《中国法学向何处去...